瑞景艺术问答网 _ www.rjing.net
首页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美术设计 舞蹈 相声小品 戏曲戏剧 热点时事 社会话题 历史话题 职场就业 军事武器 节日假期 民风民俗 法律 神话传说 宗教 礼节礼仪 世博会 地理 诗歌散文 其它
栏目导航
首页 > 历史话题 > 正文

梁启超的《李鸿章传》写的是否中肯?

作者:用户发布来源:瑞景艺术问答网发布时间:2018-11-15


梁启超的《李鸿章传》写的是否中肯咯?谢老。

这是一本最早的李鸿章全传.拂开尘封的记忆,百年之后,梁启超卓越的见识与历史批判的眼光,使得这本书仍旧是李鸿章传记中首屈一指的杰作。
作为一个曾欲置李鸿章于死地的人,梁启超为他的政敌立传,如果不是卷入刀光剑影、血迹四溅的政治旋涡.或许此二位晚清豪杰可以促膝而坐.对饮论道然而时事艰辛,复杂难断.历史总是残酷胜过温情政见之别,两人难免兵戎相见,作为庚子年间刺杀李鸿章计划的主要策划人。梁启超没有站在个人好恶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一个时代的高度,对李鸿章进行同情的理解,他的批评.以今天的观点来看,也不为过。
所以.此书展现的乃是一个英雄眼中的另一个英雄的形象.殆可用梁启超这三甸来总结:“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悲李鸿章之遇”这些评价,可谓是入木三分,吾惜李鸿章之识,梁氏此一言。
此书作传。或可抵他人一册李鸿章传。形式不拘,尤其末章将李鸿章与古今中外人物作一对比.最耐人寻味二笔法上纵横恣肆、变化多端、气象宏伟却又惜墨如金。

梁启超的《李鸿章传呢》写的是否中肯?感激不尽!不够中肯

虽然梁启超有着很多第一手的历史资料,但因为两人立场些许不同对李鸿章的点评取向与悲观

比如这段吧
李鸿章其实不清楚类国家事务,国家是什么,国家与政府是怎样的关系,不清楚类政府与人民的权限,当大臣应尽的职责。他对西方富强的原因其实是不知道的,以为我国的政治、物产、教化、文明、风俗无一不优于他国,赶不上的不过是*炮、轮船、铁路、机器罢了。我们就学这些,洋务运动就完成了。这就是现在举国异口同声的论调,而李鸿章实际上是他们三十年前的前辈他们东施效颦、邯郸学步,只不过让他们的丑陋更加暴露出来,终究不会成功是必然的。 李鸿章这么忠诚,他又长时间担任重要职务,掌握大权,有这么敏锐的洞察力,但成就却仅仅到了今天这个水平,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只知道有军事,却不知道还有民政;知道有外交。却不知道还有内政;知道有朝廷,却不知道还有国民。每天责备他人看不清时局,而他自己对时局就没有弄明白;每天责备他人搞派系,旧习气难以消除,而他自己的派系、旧习气跟那些人比起来,也不过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他不知道今天的国际竞争,不靠国家而靠国民;他不知道西方各国能够消除派系、消除旧习气,通过新政而富强的,那种改革的动力都是来自下面而不是上面。 若以中国之失政而尽归于李鸿章一人,而彼执政误国之枢臣,李鸿章一人不足惜,反得有所诿以辞斧钺,而我四万万人放弃国民之责任者,亦且不复自知其罪也。 西报有论者曰:日本非与中国战,实与李鸿章一人战耳。其言虽稍过,徒知画疆自守,然亦近之。不见乎各省大吏,视此事若专为直隶满洲之私事者然,其有筹一饷出一旅以相急难者乎?即有之,刘公岛降舰之役,当事者致书日军,此次战役,求放还广丙一船,亦空言而己。乃至最可笑者,莫不笑之,与广东无涉云云。各国闻者,书中谓此舰系属广东,而不知此语实代表各省疆臣之思想者也。若是乎,日本果真与李鸿章一人战也。以一人而战一国,合肥合肥,虽败亦豪哉! 中国俗儒骂李鸿章为秦桧者最多焉。法越中日两役间,士君子而为此言,吾无以名之,犹可言也,此论极盛矣。出于市井野人之口,名之曰狂吠而已。 李鸿章之败绩,既已屡见不一见矣。后此内忧外患之风潮,乃今也欲求一如李鸿章其人者,不禁毛发栗起,亦渺不可复睹焉。念中国之前途,将有甚于李鸿章时代数倍者,而未知其所终极也。

简直就是谬论。

李鸿章曾经有一经典言论 “我办了一辈子的事,都是纸糊的老虎,练兵也,海军也,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虽明知为纸片裱糊,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是净室,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自然真相破露,又未预备何种补葺材料,不可收拾,何种改造方式,随时补葺,打成几个窟窿,亦可支吾应付。乃必欲爽手扯破,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这个不就是对国运最清醒的认识

他还说过:“各国一变再变而蒸蒸日上,独中土以守法为兢兢,即败亡灭绝而不侮。天耶?人耶?恶得而知其故耶?” 处在这样的时代和国度,这是“裱糊匠”们最大的悲哀。

蒋廷黻认为,洋务运动失败的一个原因是士大夫一意言战,“好多事”,“轻举妄动”,破坏了洋务派“在自强没有达到预期的程度以前,中国应该谨守条约以免战争”的路线;另外,洋务派“没有集中的政权作后盾”,以致“被庸人和群众反对而淹没” 。

李鸿章早就清醒地认识到:“华夷混一局势已成,我辈岂能强分界画?” 在曾国藩和他的心目中,韬光养晦、隐忍蓄力、埋头发展,内须变法”的既定战略方针不变,就一定能走出低谷,迎来真正的王朝中兴,只要守定“外须和戎,自立自强于世界民族之林。他们从“求强”到“求富”,一路走来,虽阻力重重,从办海军到修铁路,毕竟在“师夷长技”的道路上迈出了沉重的第一步。仍然,他们当初也许低估了国内外的阻力,低估了在中国办事的难度。慈禧说过,国事即皇族的家事。统治者以此观念执政,曾国藩、李鸿章等人又怎么能放开手脚?同样是在西方列强压力下变法自强的日本,内外合力,君臣一心,伊藤博文、山县有朋等人均极受信用,放手施展才华,终于积三十年之力一跃而入强国之列。相比之下,曾国藩、李鸿章等人的才干并不比伊藤等人差,但他们的作用能发挥出多少呢?甲午中日战争之后,李鸿章赴日本马关签定和约,伊藤博文拿着条款逼他限日签字,云:但“允”与“不允”耳。我们无法猜测,此时此刻的李鸿章心中作何感想。他是否会想到他的老师曾国藩,是否会对他们师生联手开创的洋务事业就此烟消云散而心怀不甘?

没有李鸿章等的努力,梁启超,竖子小儿,我国早已分崩离析,见识短浅。

敬佩才能——江南造船厂,对于清朝后期谈判的斡旋,轮船招商局的建立和运营,北洋水师的组织建立;而李鸿章作为洋务派的从地方到中央式的人物,见识可以提现在对于很多问题的解答以及对于军队改革,经济扩大化自由化——由此造就“东方俾斯麦”但可惜中国不是德国,见识广博,虽然李鸿章才能出众,但是最终却被无数人扣上了“卖国”的帽子,处在战败而且毫无底牌的条件下,李鸿章的任何功绩都被清朝的没落掩盖了,于是饮冰室智能悲叹李鸿章的境遇,生不逢时啊……

这是一本最早的李鸿章全传.拂开尘封的记忆,百年之后,梁启超卓越的见识与历史批判的眼光,使得这本书仍旧是李鸿章传记中首屈一指的杰作。
作为一个曾欲置李鸿章于死地的人,梁启超为他的政敌立传,如果不是卷入刀光剑影、血迹四溅的政治旋涡.或许此二位晚清豪杰可以促膝而坐.对饮论道然而时事艰辛,复杂难断.历史总是残酷胜过温情政见之别,两人难免兵戎相见,作为庚子年间刺杀李鸿章计划的主要策划人。梁启超没有站在个人好恶的立场上,而是站在一个时代的高度,他的批评.以今天的观点来看,对李鸿章进行同情的理解,也不为过。
所以.此书展现的乃是一个英雄眼中的另一个英雄的形象.殆可用梁启超这三甸来总结:“吾敬李鸿章之才,吾悲李鸿章之遇”这些评价,吾惜李鸿章之识,可谓是入木三分,梁氏此一言。
此书作传。或可抵他人一册李鸿章传。形式不拘,尤其末章将李鸿章与古今中外人物作一对比.最耐人寻味二笔法上纵横恣肆、变化多端、气象宏伟却又惜墨如金。

应该是不会的 每个人的文章都会有自己的思想 根本没有完完全全是站在客观事实上写出的文章
更何况他们是对立的阶级面啊 政治人物的作品在一定的限度上是为政治服务的
但其中也不乏优势是客观的内容


更多话题
上一篇:从309茂芝场路口与转向沽河右岸如何近了逆行 下一篇:(秦汉史),以姓来对地方进行命名的方式是从力什么时间开始的
[瑞景艺术问答网 _ www.rjing.net] 本站信息来自网友发布,本站无法保证其内容真实性,请用户一定仔细辨别。联系QQ:885 971 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