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景艺术问答网 _ www.rjing.net
首页 中国文学 外国文学 美术设计 舞蹈 相声小品 戏曲戏剧 热点时事 社会话题 历史话题 职场就业 军事武器 节日假期 民风民俗 法律 神话传说 宗教 礼节礼仪 世博会 地理 诗歌散文 其它
栏目导航
首页 > 历史话题 > 正文

明恩溥:没有公共精神的是中国人还是中国文

作者:用户发布来源:瑞景艺术问答网发布时间:2018-11-9


明恩溥:没有公共精神的是中国人还是中国文啦

美国人在地铁上看书而中国人在玩手机是因为美国地铁没有网络吗?
请参考近两年华为进驻俄罗斯市场帮莫斯科地铁解决了没有3G信号并设了免费公共wifi以后莫斯科地铁上看书的人明显减少取而代之的低头党呈指数增多的例子.(好长的句子+。

中国人整体的阅读习惯如何?有没有权威一些的调查数据?
而又时常可见在公共场合阅读的外国人,于是隐约觉得中国人的缺乏读书的兴趣和习惯.你个人的"隐约"感觉,凭什么要我们来解释?谁主张,谁举证;先举证支持你的论点.碰巧。

我们应该尊重别人保持愚昧的权利吗?
我很喜欢 @王瑞恩 知友的答案,但我猜想他自己在写那个答案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他到底在讲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东西,这或许也是为。 昨天,和朋友闲聊时曾经说到:尽管现在时局艰难,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确实生活在中国迄今为止最美好的时代.而一切的努力,都是为。

中国有没有能够反映民族特性的著作?
《中国人的气质》(美)明恩溥一个美国传教士在19世纪末长期游走中国大地后写的。.

在公共场合手机外放音乐(公交车,地铁等),是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帮下,明恩溥:没有公共精神的是中国人还是中国文唉呀 我一度很好奇他们没有自己的精神生活吗?不愿意跟自己的内心独处吗?阅读书籍难道不是很好的打发时间的方法吗?可是她们说个没。 有个美国人叫阿瑟·史密斯,1872年携妻子来华,为自己取中国名明恩溥.写了《中国人的性情》、《中国人的德行》、《中国人的性格。

为什么题主从小到大接触过的中国人不习惯承认自己的错误?
真正需要讨论的是虽然大家都有这么个毛病,但中国人是不是更严重一点? 搞不好,是真的. 有几方面似乎都能预示在承认错误上东方文。 还办过教育,起了个汉名叫明恩溥,后来写了不少诸如"中国人的什么什么"的书,里面有一本叫《中国人的素质》的,就说"面子要。

中国最古老的经典之一《诗经》中有这样两句被认为是农人祈祷的诗句:“雨我公田,遂及我私。”在周朝的鼎盛时期或是更悠远的年代,但是毫无疑问,或许确实有过这样的立场,这样的祈祷却很少有可能出现在当今,无论是农民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不会希望降水先“雨”“公田”。我们常常被告知,中国的政府就本质而言是家长制的,它要求其臣民像子女一般地服从。一位种植园里的黑奴听别人说:“人人为自己,上帝为大家。”可是他却没有准确地再现这句话的思想,而给出了他这个改头换面的版本:“人人为自己,上帝也为他自己!”这句古老箴言的新版本,就包含了普通中国人面对权力之态度的精髓。“我只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如果他真的会想到政府,他大约也会这样想,“政府足够悠久、足够强大,没有我的帮助也能照看好它自己。”另一方面,可它关心更多的却是家长,政府尽管是家长制的,而不是这个家长的全家。总的说来,若非危机关头,政府是很少做什么事情的,如果事先什么都不做,事后就将付出更多的努力。百姓清楚地知道,政府只是因为担心税收上的损失,才试图缓解诸如河水经常泛滥之类的灾难所造成的后果。百姓们为预防灾害所付出的努力,则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因为百姓们深信这活他们能干好,还可以避免各种数不清的苛捐杂税,而这些税捐一准是一个运转有力的政府之一成不变的伴生物。
中国的道路状况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可以用来说明对公共事务的漠视和百姓公共精神的缺失。在这个帝国的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许多从前修建的帝国大道,这些大道曾用石条铺面,道旁曾经绿树掩映,是联结许多最重要城市的通途。这些道路的遗迹从不但在从【北京】附近可以看到,就是在、从【四川】等边远地区也能发现。这些道路的修建无疑花费了大量钱财,于是,修复它们则是相对容易的,但是,修复工作却被无一例外地忽略了,这些大道的遗迹如今反而成了旅行的严重障碍,终于被废弃不用了。有人估计,这些交通要道的毁弃发生在明代终结前那个漫长的动乱时期,以及如今的满清统治的初期;但是,即便考虑到所有的政治动乱,两百五十年长的一段时间也足够用来修复帝国的干道了。但是,或者说从未做过修复的尝试,这样的修复没有进行,其后果就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那些事情。
百姓的态度与政府如出一辙,百姓们无论个人还是集体,只要自己的财产没有遭受损失,就都不会对公共财产表示出责任心。事实上,一条道路或是其他什么东东从是属于“公众”的,这样的概念完全没有进入过中国人的大脑。“江山”(也就是帝国)被认为是皇帝的财产,他在位一天就拥有一天,统治一天。道路也是他的,如果需要在这些道路上做点什么事情,有很大一部分道路并不属于皇帝,那就让皇帝去做好了。但是,如果不提农民的农田也属于皇帝这个事实的话,这些不属于皇帝的道路只是一些狭窄的田间小道,它们是给那些愿意走这些小路的人走的,这些人不需要求得土地主人的允许,也从未有人要他们求得允许,使用这些道路是生活的必需。整条道路都是某块农田的一部分,它像其它土地一样也是要缴税的,土地的所有者并没有从道路的通行中得到比其它人更多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农夫就会尽量地限制道路,显而易见,通过对沟渠和田埂系统的扩展来给每一位路人制造困难,仅留出一条通行所必需的狭窄的田间小道。夏季的大雨若是把地里的土冲到了路上,农夫就会来到路上,把属于自己的泥土铲回来。这样的做法,再加上自然的排水和不断的尘暴,道路最终就变成了一道深沟。对于我们所言的“路权”,中国人是毫无概念的~,


更多话题
上一篇:春秋早期有一个公子哥对杀手说杀错人了然后赴死这个人是谁 下一篇:西方普世价值论的首要追求是什么?
[瑞景艺术问答网 _ www.rjing.net] 本站信息来自网友发布,本站无法保证其内容真实性,请用户一定仔细辨别。联系QQ:885 971 98